1. 1
  2. 2

"錦湖事件"背后:誰來拯救中國輪胎業?

日期:2011-04-01 瀏覽:517次
“自主品牌企業現在不太好做吧?”

    “是啊,我們現在一心想找合資方,哪怕被外方控股也行。行業太亂,靠自己做實在是太難了!”

    記者偶然提及的一個話題,卻引起一家輪胎骨干企業老總的強烈共鳴。

    一家大的骨干企業,因為難做就寧肯放棄控股權,聽上去有些難以理解,但這事發生在中國的輪胎行業似乎并不稀奇。近日在山東威海舉辦的一次輪胎企業交流會上,來自全國近10家輪胎企業的老總們,都對行業亂、企業難的現狀深有感受。     

    老總們一致認為,近曝光的“錦湖輪胎事件”,只是目前中國輪胎產業困境的一個縮影而已。召集這次會議的中國橡膠工業協會輪胎分會理事長、三角集團董事長丁玉華,也正是抱著“轉方式、調結構”的初衷,想借“錦湖輪胎事件”來警醒企業對產品質量重視,同時提醒有關部門關注輪胎業存在的問題,早日出臺相關措施,促進這個行業走向健康和可持續發展。

    “在中國,無論誰都能做輪胎”

    這句話出自一位輪胎企業老總之口,它一語道出了中國輪胎業產能嚴重過剩、競爭無序混亂的現狀。

    中國橡膠協會輪胎分會的新統計數據顯示,現在全國大大小小的輪胎企業共有360多家,僅中小型企業的數量就達到290多家,其中的65%是中低端產品。而一些地方政府為了追求所謂的政績和GDP,還在不斷“招商引資”建新廠,或者鼓勵企業大規模盲目地擴大中低端生產能力。

    中國市場的巨大潛力,也吸引著跨國公司雄心勃勃地把目光轉向國內。目前全球主要的跨國輪胎制造商都已在國內建立工廠,其生產能力占行業總能力的將近一半,外資輪胎企業的年均產量增長,也大大高于同期的行業平均增速。

    但細心的人會發現,老外們剛進來時,瞄準的目標還是高端產品領域,而隨著對中國市場的深入了解,他們開始逐漸把普通甚至低端的生產能力轉移到中國。這導致沒有一家跨國輪胎公司在中國建立研發中心、輪胎試驗場,也沒有一家把核心技術和高端產品真正轉移到中國來。

    在威海召開的這次輪胎行業交流會上,一位老總講述了自己在南美洲某國的所見所聞和切身感受:面對一個中國公司出口到這里的輪胎,他用一根細細的鐵絲一挑,居然就挑下來一塊橡膠?!斑@樣的產品也能出口,不是太給咱國家丟臉了嗎?”

    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老總,用“岌岌可?!眮硇稳菽壳暗妮喬バ袠I。他說,從目前的現狀看,由于跨國公司的品牌影響力遠大于國內企業,輪胎產業“鷸蚌相爭”的后結果,有可能是讓跨國公司“漁翁得利”。

    在做了近30年輪胎企業的丁玉華看來,輪胎產業現在的產品同質化現象嚴重,單純追求量的增長和生產能力的簡單復制,企業滿足于在市場上“拼價格”,如此下去,難說不會出現第二個、第三個錦湖輪胎?!板\湖輪胎是行業惡性競爭的犧牲品,實際上也是反映輪胎行業困境的一面鏡子?!?

    中國輪胎業處在監管“真空”狀態

    據悉,那些出口企業的低端產品能順利進入市場,并不是偶然的。

    輪胎行業產能過剩、無序競爭的根源,在于進入門檻太低,準入條件太寬。目前各地是否批準上一個新項目,主要是看企業上項目的規模大小,能達到多少條的生產能力,而對于技術和環保方面的要求,與先進發達國家相比,其差距則有天地之別。

    同時,不少人已經注意到,輪胎行業有些標準和重要參數試驗方法,還是十幾年甚至20年前制定的,市場的變化和技術的提高,導致這些標準和方法早已落后于目前的產品使用要求,一些企業標準現在已經遠遠高于國家行業標準。     

    即便是國家對輪胎產品實施的“CCC”認證,也已經沿用10年,其安全性能指標偏低、環保性能指標基本是空白,目前已經是一個落后標準。

    在威海參加研討會的老總們發現,困擾他們的,其實還是那些探討了數年的“老問題”:產業發展無序、落后產能嚴重過剩、行業標準滯后、原材料價格畸高。

    而這一切背后的深層次原因,則只有他們自己清楚:看上去風風火火的輪胎行業,目前行業監管基本上處于“真空”狀態。

    “自從化工部被取消以后,我們行業就基本上沒有人管了?!眮碜暂喬バ袠I的一位老總告訴記者。

    據介紹,在1998年的國務院機構改革中,當時的化工部與中石油、中石化承擔的政府職能合并,組建了國家石油和化學工業局,2001年,這個局被撤銷。原來一直由化工部負責的輪胎行業管理,先是歸口石化工業局,后來又被劃歸中國石油化工聯合會之下的中國橡膠工業協會。

    就這樣,輪胎行業的管理部門幾經演變,成為一個管理職權有限、而以協調為主的三級協會單位,再也沒有一個機構能直接代表輪胎企業說話,或者對這個行業實施強有力的管理。十幾年來一直如此。

    某汽車專業網站進行的一項調查表明,51%的被調查者認為,“錦湖事件”的發生緣于行政機關執法不嚴,22%的人認為是市場準入監管不夠,10%的人認為是由于行業標準缺失——由此看來,絕大多數意見是指向政府相關部門。

    眾所周知,行業監管是一項系統工程,除了行業規范和準入標準,還要有市場監督和管理。而現在,失去了政府和政策監管的輪胎行業,在這幾個方面幾乎全都處于“無政府”狀態。而若靠以逐利為目的的企業來自律,則無異于天方夜譚。

    當一個行業失去了標準和監管,怎能不發生“錦湖輪胎事件”?又怎能保證實現可持續發展的局面?
{关键词}